拒絕孤單 「銀」得精采

臺北市政府自殺防治中心

老年生涯是統整人生的階段
我們可以欣然回顧過往風景、體會人事變幻 同時也要相信,有所衰退的體力,並不能阻擋我們繼續做自己喜歡的事……

依據內政部統計資料顯示,97年度全國65歲以上老年人口約240萬人,占總人口比率約10.43%;隨著人口老化,預計到民國120年時,臺灣老年人口將增加至551萬人,即每五人就有一位是老年人。根據統計,97年1月臺北市65歲以上高齡人口比例為12%,迄98年6月,臺北市高齡人口數共計32萬5,331人,佔全市人口12.43%。這些數字不單是高齡人口比率增加多少的量化意義,亦提醒著我們,臺灣正逐漸邁入高齡化社會,因此,規劃銀髮族的各項長期照顧服務,並讓銀髮族活得久、活得好,能自信、自尊與自在地安享天年,是大家所應正視與關注的議題。

然而,經研究推估,國內65歲以上的長者有憂鬱症的比率約佔老人人口的12﹪至20﹪,且我國過去二十多年來老年人的自殺死亡率也一直高於全人口的平均數。進一步分析臺北市政府自殺防治中心在98年3-9月所接獲的社區自殺企圖行為通報個案資料顯示,有8.2%的自殺企圖行為者是65歲以上的銀髮族,其中近五成的銀髮族有輕生行為,是因為兩種以上的原因;其中以「情感與人際關係因素」最多(佔51%),「精神心理因素」與「久病不癒」次之(分佔37%與36%),「經濟因素」則更次之(7%)。以上數據印證了老年期長者必須面對複雜的生理性、社會性及心理性生命議題的事實,且若長者未能及早有面對的準備與心態的調適,這些生命議題可能成為銀髮族生活中憂鬱與自殺的隱憂。

銀髮族隨著年歲漸高與體能老化所需面對的複雜生命議題包括,生理退化而造成的體力下降、動作速度變慢、記憶與認知功能退化,退出職場所需因應的經濟緊縮與自我生活安排能力的提升,子女離家的空巢期、隔代教養的衝突、或是因遷居導致的人際關係改變,更重要的是,大部份的長者都會逐漸感受到親友死亡所帶給自己的心理衝擊。長者在面對這些複雜生命議題時,內心常浮現的是對生存的空虛感與不確定感,且若長者再對自我能力與存在價值有所懷疑的話,就很容易讓長者不好意思求援、不知道如何求援,終至不再求援,長久時日以後,長者就更感到孤軍奮鬥、難關無解而出現老年憂鬱,甚至放棄自助而走上尋短一途。

造成長者內心孤單與不求援的因素可由三方面來探討與改善,一為由「積極陪伴」取代「代為處理」的相處模式,二為早期發現老年憂鬱徵候,三為銀髮族成功老化的關鍵祕訣。

一、由「積極陪伴」取代「代為處理」的相處模式
臺北市政府衛生局心理衛生服務的委託單位,國立臺北護理學院生死教育與輔導所李玉嬋所長剖析,現代人常常因為工商社會影響,導致節奏與步調強調快速,相對普遍缺乏耐心與觀察力,因此家中晚輩面對老年人的需求,往往以「幫忙」解決問題的角度「代為」處理,認為如此就可以解除老年人的「困擾」,但這其實忽略了長者在提出需求與期待時,背後所在乎的是「情緒的紓解與陪伴」、或是「共同討論」解決策略的意圖;也間接扼殺了家中長者的自主性與尊嚴感,使得長者更加失落。

李玉嬋所長進一步表示,親友的「積極陪伴」其實很容易做到,就是讓長者覺得「有伴」,亦即「聆聽」情緒 (包括憤怒、開心)的原因和心聲,即便是芝麻小事,也有助分擔老年人的心理困擾。同時,在邁入高齡社會後,銀髮族將成為社會的主要族群,普羅大眾真正需要學習的是與長者相處的能力,而非僅止於表象的問題解決。

二、早期發現老年憂鬱徵候
憂鬱症是老年期常見的精神疾病之一,但國內對於老年憂鬱症的治療比例可能不到3分之1。一般人總認為長者是孤獨的、寂寞的,帶有一些憂鬱都是正常的現象,因而少予理會或重視。同時,因社會大眾對於心理困擾求助專業治療仍存在誤解、擔心標籤效應,或是對求助管道與訊息的不瞭解而延誤求助的黃金時間、以致於讓憂鬱情緒影響長者求援的意願,導致長者生活品質的下降,與負面執著想法的難以溝通。
老年憂鬱症的臨床診斷遠比一般成人困難。與一般成人相較,長者更常以陳訴身體症狀來表達情緒的低落無助,例如胸悶氣促、腸胃不適、腰痠背痛、頭痛暈眩、倦怠無力等;如若有情緒症狀的表達時,長者則多以焦慮、緊張及易怒等陳述為主。一旦家中有老年憂鬱症的患者,家人應儘速尋求精神專業評估,並改善導致憂鬱情緒的外在壓力因素,還要給予長者更多的心理支持,消除其心中負面消極的想法,並協助長者擴大社交及精神活動層面,讓長者感受到真正的被關懷與被尊重。

三、銀髮族成功老化的關鍵祕訣
誠如前文所述,老化過程牽涉到多面向因素,且為一複雜多變的歷程。美國麥克阿瑟基金會(1998)所資助的高齡化研究中,特別強調成功老化(successful aging)的三大要素為,避免疾病和失能、維持高度的身體與認知功能,以及持續地參與社會活動。但「成功的老化」並不會自動到來,它需要個人主動去追求、掌握才能得到;也就是說,透過長者不斷地與社會環境互動來繼續成長、並由互動關係來獲致個人自尊、成就感、自我價值感,及對整體生活的控制感。

因此,進行老年生涯規劃是達到成功老化的重要途徑。銀髮族可透過與同儕聚會、投入休閒活動、學習與接觸新資訊等方式提高社會參與度,此外也可善用簡式健康量表等心情測量工具進行自我情緒檢核,若發現心理適應問題,須適時尋求相關專業協助,例如可透過各區健康服務中心之心理諮商門診進行深度心理諮商,或是各就近醫療院所求助,以利及早找出問題癥結、化解適應危機。 「老化無可避免,卻可及早因應」,李玉嬋所長曾在今年於臺北市政府衛生局例行記者會上提出「老人五要」來讓銀髮族活得更精采,讓家屬更了解長者的需求,讓親友的陪伴可以更快樂──

1. 老家要想:思考如何預備衰老與死亡的議題,也是生命的議題。
2. 老本要存:儲存退休經濟生活所需財產,建構安居無虞的銀髮生活。
3. 老身要顧:關心與照顧自己的身心健康,減低失能風險並享受快樂生活。
4. 老友要交:退休不代表退出交友及人際關係,時時保持積極心態面對社會生活。
5. 老伴要惜:疼惜老伴並相互支持照顧,經營家人被愛環繞的生活氛圍。

若對相關問題有疑問,歡迎洽詢:臺北市政府自殺防治中心專線1999轉8858(幫幫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