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已遠離 自殺者遺族守護人關懷指引手冊

文/諮商心理師  蘇絢慧 (99.01)

當你看這篇文章時,可能是你周圍正有親友遭遇了親人友人自殺的事件,你身為他的至親摯友,或是學校的師長、同事,無論關係是遠是近,你也許都會覺得不好受,心裡也感到不可置信,與不知所措。

你或許不知道自己該作何反應,也許,你開始感覺到左右為難,不知道是該關懷,或是不該再提及。你心裡也許感到些許沈重,內心似乎有黑色漩渦,要把你席捲而下,你因此感到害怕與不安。

如果你想關懷,並且很擔心你親友的情況,你或許不只是使用一般性的關懷方式而已,而是需要對自殺遺族有更多的瞭解,才不致造成彼此過度的壓力,與因不瞭解自殺遺族的悲傷反應而造成負面的結果。

這篇內容,或許無法提供您全面性的問題解決,也無法在短短篇幅中就將自殺遺族的悲傷歷程一一道盡,但是,此文將能給予你一些建設性的指引,使你的關懷真能對自殺遺族有所助益,並能及早瞭解協助的資源與方法。

自殺者遺族的悲傷反應
學者Edwin Shneidman以「自殺者遺族」的名稱來稱呼因自殺死亡事件而遭受痛苦的人,以強調這些人們本身也是自殺事件的受害者,並且強調自殺事件的受害者不僅是自殺者的親友,還包含了教師、學生、同事、治療者等。

「自殺事件的受害者」這意謂著自殺者的遺族將會歷經一連串痛苦歷程,經驗到強烈的痛苦情緒。

當我們在瞭解一個人的悲傷程度時,可先從預期性失落與非預期性失落來做初步瞭解。預期性失落意指失落的發生,是在人預期,有準備的情況下,慢慢的面對與發生。而非預期失落,則是無從得知,沒有預料的情況下,面對失落的發生,往往此時的失落會夾帶一些創傷意外,或是較難接受的殘忍過程。自殺的發生便屬於後者。 若屬於非預期性的失落,特別是自殺遺族的悲傷反應,所經歷到的將是一種複雜性極高的情緒波動與情緒糾結。

以自殺造成死亡,一般社會的看法仍屬於「可預防」與「可挽救」的情況,此意義在於,假設了若自殺者的預備自殺過程,有人可即時發現、處理、關懷,應可避免此等憾事的發生。因此,若自殺者以自殺方式完成死亡,自殺者遺族極易處於強烈罪惡感、自責的深淵中,無法脫離。並且,反覆會回想著究竟是哪裡出了錯?究竟是哪裡沒有注意到?究竟是哪個環節沒有處理好?以致於自殺者以如此堅決的方式結束生命。

因為自殺者已不存在於世,因此,自殺者遺族無論找出任何答案來解釋自殺者何以自殺的原因,也無法確定其答案的正確性,於是,自殺者遺族便可能在尋找答案、解答、推翻答案中反覆不定。

自殺者遺族也可能對死者(自殺者)帶有強烈憤怒情緒,有些人在進行關懷時,可能會規勸自殺者遺族不要對自殺者生氣,如此會對自殺者的靈魂歸向不利。但其實,自殺者遺族的憤怒所表達的不只是對自殺者的懷恨或氣憤,而是對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挫折,與沮喪的反應。當人感到恐懼、無力與無助時,都可能產生極大的憤怒感,這是源自於自身的生存安全感遭遇破壞,也來自於生命受到威脅的挫敗感。

當我們可以理解自殺者遺族所遭遇的是一連串的難題與難關時,對於自殺者遺族的悲傷反應便要以最大的耐心,接納與尊重自殺者遺族的悲傷反應,與所要走過的歷程。

遺族將承受的歷程
自殺者遺族在面對自殺事實的發生時,除了會感覺到渾沌不明、痛苦不堪的負向情緒外,壓力侵襲也可能使得自殺者遺族承受超過所能負荷的情緒耗竭,並經歷到原本生活架構的毀壞。若無法為自殺事件找到意義,則可能發生挫折,對生命感到絕望,甚至也產生了自殺的念頭。

自殺者遺族內外在皆會歷經巨大的變化與挑戰,所承受的壓力往往是超過外人所能想像的。

以社會壓力來說,自殺在社會眼光與觀點中被視為逃避問題與不愛惜生命的行為,並且,容易將自殺者的自殺行為歸究於親友們的疏忽與錯誤所造成的結果,無形中,自殺者遺族似乎背負所有罪過,且要時常經歷到他人的異樣眼光與質疑口吻。如此,將不利於自殺者遺族療癒失去親人的喪痛。

自殺者遺族不僅是失去「一個親友」,有些情況可能使自殺者遺族必須處理接二連三的未解決問題,包括實際的經濟問題、居住問題,或是債務問題、法律問題與家庭內部的衝突問題等等,所經歷到的身心俱疲,非一朝一夕可以結束與度過的。

自殺者遺族可能在歷程中感受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無力與無助感。

再者,由於自殺者在我們的文化習俗中,被視為「沒有善終」、「死不瞑目者」,因此,在一些遺族心裡也可能承受極重的恐懼與不安,對於黑暗、夜晚都感覺恐慌,心思也容易出現可怕的畫面想像,嚴重情況蔓延之下,造成的精神壓力可想而知。

當你閱讀到這裡,或許你已慢慢可以明白,一位自殺者遺族所承受的身心壓力與生活變化不似於一般性壓力事件,不是「換個想法想」,或是「不要再說再提」就可以假裝沒事的。在這個過程裡,不批判的態度與接納、同理的關懷,是最重要的支持。

自殺的迷思與事實
自殺者的自殺行動,社會一般都認為是一個人的家庭環境不良,或家庭缺乏支持與關懷。但事實是,許多自殺者的家庭都長期在關懷與支持中,協助自殺者一次又一次的解決情緒的需求與困擾。當最終自殺者仍然以自殺結束生命時,家庭所經歷到的心寒與挫敗感可想而知。

雖然,目前對於自殺現象的發生因素眾說紛紜,不同學理皆有不同觀點,包括從原生家庭動力的觀點來分析,也有從社會環境的變化來進行了解,還有個人精神壓力與人格調適機制的影響所引發的自殺行為,但都不是單一答案就可斷定自殺者的自殺行為之因素。如果只是單一歸咎於某項原因或說法,都是偏頗的。而自殺行為不僅在人類社會中發生,在動物界也時有所聞,因此生態的變遷,與氣候與整理環境的不良,都可能對個人造成某些適應上的影響。

我們可能會認為自殺是一種衝動的行為,但許多的自殺案例都顯示出自殺者是有事前計畫的。自殺者通常會在個人痛苦與社會道德之間拔河,經歷一段時間拉扯,也可能在當中釋放一些較悲觀,或負向的念頭給周圍的人。而當自殺者決定要自殺時,便會有確切行動計畫,包括時間、日期與方式。所以,當旁邊的人沒有給予留心,或不以為意時,確實會錯過自殺者在自殺計畫過程所釋放的訊息。

關懷者自己的態度與立場
你可能對於「自殺」有你自己的價值判斷,也有你自己的觀點與認為,這是不能否認,也不能否定的。而關懷自殺者遺族,不意謂你要將自己的觀點與認為全盤推翻,或是置之不理。而是你可以知道,哪些是屬於你的,哪些是屬於自殺遺族的。屬於你的觀點與認為,對自殺遺族來說,也許無法接受,或是不是他們的觀點,甚至,你的看法將會形成自殺者遺族的二度傷害,或是讓他們感到被批判的痛苦時,你的觀點就不適宜在沒有充分考慮下丟給自殺者遺族。

而當你在面對自殺者遺族時,可能你自己也會產生諸多疑惑,及許多內心衝突或拉扯,此時或許你也需要有人聆聽你的掙扎,與你討論許多內心的疑惑。

如何關懷目睹自殺完成的遺族?
如果你得知自殺者遺族目睹了自殺者完成死亡的經過,如墜樓、上吊、割腕、跳河溺斃等等殘忍的過程,那麼,你可以有心理準備自殺者遺族所承受的失落狀況,是包含了創傷經驗在當中的。此創傷經驗,將構成自殺者遺族久久揮之不去的創傷畫面,並且可能深受其苦,而產生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並且交錯著失落的悲傷,此時,對方已經屬於高壓力中的高危險群,需要不同專業的協助與照顧,不是透過你個人的陪伴就足以因應,你或許也需要找到一些專業,提供你諮詢,好使你知道可以如何關懷與協助。

如何陪伴遺族走過傷痛?
在不同的宗教信仰教義中,對自殺行為有不同的詮釋與看法,許多自殺者遺族甚至會陷入宗教的某些說法,例如;自殺者將會墮入無盡的折磨,自殺者的罪行將會使他受苦,不得超生….等等,如此將使自殺者遺族痛苦不堪,也陷入無盡折磨。宗教的教義固然有其值得尊重之處,例如倡導尊重生命、愛惜生命的意涵,但過度強調,或具恐嚇威脅之意圖,便會對自殺者遺族形成悲傷療癒的阻礙。事實上,自殺者死後的世界或歷程,並無法獲得清楚的證實與得知,人們是透過信念與精神皈依來相信教理。但無論如何,不能否認宗教信仰,或傳統的民間文化習俗對自殺的看法將或多或少的影響自殺者遺族的傷痛療癒之路。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信仰信念可以助人,也可能害人,端看對一個人是正面影響或負面影響。在還未能把握其影響的正面性時,仍然是以同理心的相伴為主,並以接納與支持的態度關懷著遭遇親友自殺的遺族們,聆聽對方說出自己的悲傷經驗,容許各種情緒的展現與表達。

傷痛要能得到關照與療癒,必須要能承認傷痛確實存在,不能以否認與漠視對待。並且,傷痛要能得到平息,必須要能進入傷痛,如實的經歷傷痛的痛苦,傷痛才有機會得到撫慰與療癒。這非短時間的歷程,可能需要一年,甚至到數年。自殺者遺族在慢慢重整自己的生命,含納進自殺事件駐足在自己生命中,留下了痕跡,並自此建搆了新的人生觀與價值觀,甚至信念時,自殺者遺族也就能慢慢的認可了自己可存在,並且可以不再背負罪惡感,辛酸過日子,不允許自己可以過得好。

這段有待重建的生命,不是靠一個人、兩個人的關懷就可以立竿見影了,懂得運用社會資源,將可使自殺者遺族在友善的社會支持下,漸漸的再重新出發、從心開始。

可以使用的資源管道
如果您有相關疑問與需求,您可以詢問衛生署所設立的自殺防治中心,亦可以尋求您居住地的心理諮商機構。如果您關懷的遺族已有明顯的精神困擾、情緒障礙,或是生活失常的行為發生(例如睡眠困難、酒精依賴),也可以考慮建議藉助精神醫療門診的協住。

而在此之前,或許您可以閱讀更多自殺者與自殺遺族的相關書籍,幫助自己對自殺議題與相關資訊有更多的認識與了解。
台北市合格的心理諮商機構、財團法人基金會或是各區健康服務中心皆可提供諮詢與諮商的服務,可加以考慮與運用:

心理諮商所
格瑞思心理諮商所 (2004.09.21)
台北市信義路四段265巷21弄26號1樓
電話:2325-4648 傳真:2701-5141

觀新心理成長諮商中心 (2005.02.24)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125號3樓之5
電話:2363-3590、2363-4633 傳真:2363-8412

聯合心理諮商所 (2005.06.03)
台北市光復南路260巷23號5樓
電話:2777-1366 傳真:2777-1600

歸心心理諮商所 (2005.12.21)
台北市和平東路一段198號4樓
電話:3322-1698、2367-2435

天力亞太心理諮商所 (2005.12.21)
台北市復興南路二段 293-3號7樓之2
電話:2377-0993 傳真:2377-1687

拉第石心理諮商所 (2006.08.14)
台北市新生南路一段103巷9之1號1樓
電話:2752-7588 傳真:2752-8011

可言心理諮商所 (2006.09.27)
台北市忠孝西路一段50號13樓
電話:2388-7802

頭陀心理諮商所 (2007.11.13)
台北市 八德路四段650號13樓之12
電話:2742-3684

杏陵心理諮商所 (2007.11.28)
台北市復興南路二段82號5樓之1
電話:2754-1300

羅吉斯心理諮商所 (2009.2.20)
台北市文山區景興路258號9樓
電話: 2935-0804 手機:0935-965-774

癒心鄉心理諮商中心 (2009.2.20)
台北市北投區明德路365號
電話: 2822-7101 分機3257

財團法人
呂旭立紀念文教基金會 (2005)
台北市羅斯福路三段245號8樓之2
電話:2362-8040、2363-5939 傳真:2363-9424

張老師基金會台北分事務所 (2005)
台北市敦化北路131號
行政:2717-2990 輔導:2716-6180

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 (2005)
台北市麗水街28號6樓
電話:2392-3528#29 傳真:2392-5908

勵馨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 (2006)
台北市羅斯福路二段75號7樓(古亭捷運站4號出口)
電話:2367-9595 傳真:2367-3002

懷仁全人發展中心 (2007)
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2號9樓950室(中央大樓)
電 話:2311-7155、2311-7158 傳 真:2331-1193

天使心家族社會福利基金會 (2007)
台北市松山區復興北路313巷28號6樓
電 話:2718-1717 傳 真:2546-0236

廣青文教基金會 (2007)
台北市松江路206號12樓1029室
電 話:2581-1954 傳 真:2562-4282

吾心文教基金會 (2008)
台北市忠孝東路一段85號12樓之3
電 話:2322-4333 傳 真:2321-7265

任兆璋修女林美智老師教育基金會 (2008)
台北市忠孝東路三段100號5樓
電 話:2778-0703 傳 真:2778-0719

罕見疾病基金會 (2008)
104 台北市中山區長春路20號6樓
電 話:2521-0717~8 傳 真:2567-3560

醫療機構
馬偕醫院 協談中心 (2005)
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92號9樓
電話:2543-3535 傳真:2571-8427

中崙聯合診所 心理諮商團隊 (2005)
台北市八德路二段303號
電話:2771-1501 傳真:2721-9873

仁康心理諮商中心 (2006)
台北市基隆路二段131-24號
電話:2736-0226#6612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 (2005)
台北市松德路309號
電話:2726-3141

臺北市立聯合醫院婦幼院區 (2005)
台北市福州街12號
電話:2391-6470

社區健康服務中心
臺北市社區心理衛生中心 (2005)
台北市金山南路一段5號
電話:3393-6779 傳真:3393-6588

臺北市松山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5)
台北市八德路四段692號 松山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765-3147

臺北市大安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5)
台北市辛亥路三段15號 大安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739-0344

臺北市中山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5)
台北市松江路367號 中山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501-3363

臺北市中正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5)
台北市牯嶺街24號 中正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321-0168

臺北市信義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5)
台北市信義路五段15號 信義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8780-4152

臺北市文山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5)
台北市木柵路三段220號 文山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8661-1653、8661-1621

臺北市大同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6)
台北市昌吉街52號 大同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594-8971

臺北市內湖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6)
台北市民權東路六段99號 內湖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790-8387

臺北市南港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6)
台北市南港路一段360號 南港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786-8756

臺北市士林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6)
台北市中正路439號 士林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883-6268

臺北市萬華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6)
臺北市萬華區東園街152號 萬華健康服務中心1樓
電話:2339-5384

臺北市 北投區 健康服務中心 (2006)
臺北市台北巿北投區中和街8號
電話:2891-2670